返回
繁體版
關燈
護眼
分節閱讀403
加入書架返回目錄查看書架

“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那些被你擠掉,沒有生意做,不得不關門的網吧,故意花錢托人來整你,另一種可能是,另一個剩下的網吧,他的背後應該是有背景的,不然也不可能會屹立不倒,他的目的很簡單,一旦你關門了,他們的網吧就可以生意興隆了,二選一的話,我覺得,第二種的可能性最大。”


“我也這麽覺得。”何峰也點了點頭道:“另一個網吧估計看我不爽很久了,隻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而已,但是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麽知道我的營業執照快要到期了呢?這件事情,我都沒有注意過。”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趙小寒輕笑一聲道:“隻要他們誠心想要讓你關門,他們自然有辦法知道你的營業執照快要到期了,不過沒關係,今天下午,你的網吧就可以重新開張了。”


話音落下,趙小寒轉過頭去,看向站在一旁的阿牛開口道:“阿牛,一會兒你帶著人,去找另一個網吧的老板好好的談一談,至於要談點什麽,你自由發揮吧,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當然明白。”阿牛冷笑一聲,點了點頭,要談的話,自然要好好的談一下了,如果必要的話,他不介意用拳頭來談一下的。


“很好。”趙小寒笑著點了點頭,低下頭看了看手表,不過二十分鍾左右的時間,那些個網絡刑警們就已經將網吧剩餘的電腦一搬而空了,幾百台電腦一台不剩,至於他們為什麽可以搬走,自然是趙小寒點頭同意的,當然,很多人想不明白,趙小寒怎麽突然就同意了,隻是,他們更不明白的是,趙小寒同意他們的背後,還有另一個目的,如今,讓他笑,待會兒,讓他哭!


“差不多了。走,我們出去。”過了幾分鍾後,趙小寒扔下手中的香煙,站起身來,朝著門口的方向走了過來,入眼處,一輛中等的卡車上麵,已經放滿了金剛網吧的電腦,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幾乎已經要將那輛車子給圍起來了。


車前,站立的是剛才那領頭的大隊長,當然,還有那幾個為他們保駕護航的警察們,當看到趙小寒出來的時候,那大隊長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譏諷的冷笑來,很是不屑的道:“你剛才不是說,要讓公安局的局長過來麽?你叫的人呢?”


“別急,馬上就到。”趙小寒倒是顯得不慌不忙的,很是鎮定,隻是,在大隊長看來,趙小寒隻是故作鎮定而已,公安局局長是什麽人?那是大忙人,百忙之中不一定抽的出空來,就連他,這麽多年也沒有見過局長一眼,麵前的一個毛頭小子,隨隨便便一個電話,就能把公安局局長叫過來?


“你慢慢等,我不陪你玩了。”那大隊長不屑的看了趙小寒一眼,轉身就回到了自己的車子裏,隨後,他的手下們也一個個的上了那輛卡車,眼看著他們要走了,而趙小寒依然不慌不忙的站在那裏,隻是,偶爾會低下頭看一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


不僅是他,阿牛,何峰,韓靈兒,他們三個人的臉上也沒有一絲的緊張,更沒有絲毫的不信任,對於他們來說,趙小寒自然已經打了電話,那就證明,公安局局長一定會來,那是一種沒有來由的盲目的信任。


“轟隆隆!”車子啟動的聲音響起,幾秒鍾後,那輛卡車終於動了起來,開始慢慢前行,隨後,一輛白色的小轎車慢慢的朝著趙小寒的方向行駛了過來,當車子在趙小寒的麵前停下來的時候,忽然,車窗打開,大隊長的頭從車內伸了出來,冷笑著看了趙小寒一眼,冷笑道:“你已經沒有時間了,嗬嗬,看來,你的公安局局長不會來咯。”


“不急,你高興的有點早了。”趙小寒淡淡一笑,沒有一點被羞辱的感覺,看著趙小寒依然那麽淡定的樣子,那大隊長忽然有了一種後背發冷的感覺,是的,一個不過二十來歲的年輕小毛孩子,他的臉上,怎麽可能會出現這個與他年齡不相符的沉穩?


“哼!看來你的公安局局長來不了了,不好意思,那我可就先走了,對了,你們的電腦,估計是要不回來了,再見!”話音落下,那位大隊長冷笑一聲,將車子上的玻璃升了上去,隨後,車子又是一陣“嗡嗡嗡”的聲音響起,那輛白色的小轎車一騎絕塵,消失在了小區裏,蕩起一片的灰塵。


看著白色小轎車慢慢消失的身影,趙小寒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來,隻見他輕輕的邁起步子,徑直的朝著小區門外的方向走了過去,看著趙小寒那奇怪的方向,身後的幾個人一臉的疑惑,不過,他們三個人還是邁起步子,跟隨著趙小寒走了過去。


“你們不用緊張,電腦,他們一定是拉不走的。”忽然間,趙小寒回頭一笑,衝著他們三個人輕輕的說出這麽一句話來,聽到趙小寒的話後,三個人更是有些疑惑了,看著他們三個人疑惑的表情,趙小寒淡淡一笑道:“走,和我一起去門口,去看一出好戲,不過,我可提前告訴你們,如果待會兒那大隊長非要把電腦還給你們的話,你們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能同意。”


“他們給,我們都不要?”聽著趙小寒的話,何峰一下子有點明白不過來了,聽到何峰的話後,趙小寒笑著點了點頭:“是的,他們給,我們都不要,如果他們真的要給的話,嗬嗬,那就讓他們求著你們,一直讓他們求的你們開心了,心情好了,你們再考慮一下,要還是不要!”


第608章 頭發有點綠


小區門口,白色小轎車並沒有想象中的揚長而去,而是被堵在了路上,他的前麵,是那一輛裝著金剛網吧裏電腦的卡車,至於卡車的前麵,則是停著一輛警車,不對,不止一輛,而是很多輛,有越野型的警車,有轎車型的,總之,看起來是密密麻麻的,一條路上,把那輛卡車和白色小轎車嚴嚴實實的給堵在了路上。


白色小轎車裏,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大隊長的臉色有些難看,推開車門,氣衝衝的就走了下去,但是當他看到從警車裏密密麻麻的走出來一大群警察的時候,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領頭的那位,不是他的頂頭上司,傳說中的玄武區分區公安局局長又會是誰?


“白,白局長,您,您怎麽來了?”當看到被一群警察前呼後擁的白局長的時候,大隊長頓時覺得自己話都有點說不利索了,他能說的利索麽?現在的感覺,就像是他小時候上學,沒交作業遇見了班主任一樣,那心驚膽顫的,生怕被老師責令叫家長過來,然後自己被一頓暴打和胖揍。


看到有人和自己說話,那白白淨淨的白局長低下頭看了來人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不輕不重的嗯了一聲,並沒有把那大隊長當回事,也對,到了他這種地步的人,隨隨便便來個什麽大隊長,自然不會被放在眼裏的。


習慣了被人前人後擁護的感覺,猛地一下被人忽略,大隊長的心裏真不是個滋味,不過沒有辦法,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聽說,就是你們幾個人冒充警察?把人家網吧裏的電腦全部給沒收了?”左右看了一眼,當白局長看見卡車裏的電腦的時候,眉頭一皺,輕聲的開口了,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卻擲地有聲,這一句話說出來,大隊長一下子被嚇的腿肚子都發抖了,冒充警察?這罪名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白,白局長,我,我沒有冒充警察,我,我就是警察啊。”大隊長急忙解釋,嘴裏都有點結巴了,這一幕,恰好讓剛從小區裏走出來的趙小寒幾個人看到,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趙小寒的嘴角一揚,忽然間就笑了起來。


“小寒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看到眼前的情景,何峰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是怎麽一回事,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笑眯眯的神色來,聽到何峰的話後,趙小寒也是點頭一笑,慢慢的邁起步子,朝著那白局長的方向走了過去。


“白局長,你好!”趙小寒上前一步,輕輕的伸出手,和白局長打了個招呼,聽到趙小寒的聲音之後,那白局長先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皺著眉頭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的和趙小寒握了一下道:“你是?”


“趙小寒。”


當趙小寒三個字說出來的時候,白局長皺著的眉頭一下子就舒展開了,隨後臉上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來:“嗬嗬,趙先生,剛剛安公子還跟我打招呼,說趙先生是個很值得交往的朋友,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啊。”


“嗬嗬,安公子過獎了,白局長也過獎了。”趙小寒笑著點了點頭,白局長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作為一個公安局局長,在來到這裏插手這件事之前,是一定要把利害分清楚的,所以說,隻要白局長今天來了,那就沒有疑問,白局長一定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哪裏哪裏,趙先生太客氣。”兩個人對視一笑,寒暄了幾句,趙小寒就單刀切入了話題:“是這樣的,白局長,這家網吧是我表弟開的,營業執照什麽的都沒有問題,隻是過期了幾天的時間,但是我懷疑,您的手下收取了別人的賄賂,故意針對我表弟的網吧展開了行動,而且,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營業執照到期還要沒收電腦的,我希望,白局長,您可以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複。”


“什麽?竟然有這樣的事?”一聽趙小寒的話,白局長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鐵青了起來,轉過頭看了一眼那一輛卡車上麵的工作人員們,當下就轉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警察們,二話不說,直接下了命令道:“你們幾個聽令,把卡車上的那些人全部都抓起來,如果違抗者,當拒捕處理。”


話音落下,白局長又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大隊長一眼,繼續道:“對了,還有他,也給我抓起來。”


一聽白局長的命令,身後的那群警察頓時變得生龍活虎的,二話不說,一個個勇猛的像一頭小老虎一樣,立即就跳在了那卡車上,一記擒拿手,那幾個工作人員頓時被製的站都站不穩,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很簡單,這群警察再怎麽說,也是訓練過的,對付一些平日裏連跑步都不願意多跑幾步的他們來說,簡直是真的不要太輕鬆啊。


“白,白局長,我,我真的不知道,原來是趙先生表弟的網吧,如果知道的話,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來找他們的事啊。”大隊長是個老狐狸,太精明了,一眼就看得出來,現在是趙小寒說了算,所以急忙的見風使舵,試圖把自己給撇幹淨點。


隻可惜,趙小寒怎麽會上他的當,聽到他這句話,趙小寒輕輕一笑,煽風點火的道:“剛才大隊長您不是還說,什麽狗屁白局長不白局長的,就算白局長真的來了,還不是要給你舔腳丫子?怎麽現在見了白局長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大隊長,做男人,可不能朝三暮四,前言不搭後語啊。”


“趙,趙小寒,你,你別汙蔑我,我什麽時候說過這些話?”一聽這話,大隊長一下子就慌了,他可沒有說過這些大逆不道的話啊,果不其然,在聽到趙小寒的話後,白局長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有些鐵青起來,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大隊長道:“哦,原來在大隊長的眼裏,我就是個連給你舔腳趾都不配的人啊,嗬嗬,我知道了。”


“白,白局長,我,我真的沒有說過,趙,趙小寒他汙蔑我。”一瞬間,大隊長覺得自己跳進黃赫也洗不清了,說話間,一臉幽怨的看了趙小寒一眼,輕輕的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自己這次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看來,是要栽了。


“沒有?”趙小寒冷笑一聲,轉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阿牛和何峰道:“大隊長剛才怎麽說的,你們倆再重複一下。”


“是的寒哥。”兩個人點了點頭,阿牛率先開口道:“剛才大隊長說,白局長算個鳥毛啊,還不是個酒囊飯袋,要是讓他自己來當局長的話,肯定比白局長要好上一百倍,讓一個酒囊飯袋當局長,真是恥辱啊。”


“該我了,該我了。”阿牛話音剛落,何峰急忙搶著說了起來:“剛才大隊長還說了,白局長為什麽升職那麽快,還不是他的媳婦兒長的漂亮?嗬嗬,不過白局長肯定不知道,他的漂亮媳婦兒和很多領導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說到最後的時候,大隊長還說有時間一定要問問白局長,他最近洗頭的時候,會不會覺得頭發有點綠啊,本來我還不太明白什麽意思,後來我才明白了,原來他是說,白局長被人戴綠帽子了!”


損!真損!當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就連趙小寒都忍不住的愣在那了,何峰這一招,實在是太損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以後,大隊長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不管大隊長說還是沒有說,從今以後,大隊長都不可能再出現在白局長的麵前了,何峰的這一招,不可謂不狠啊,這得是有多大的仇,才能下的如此的狠手啊。


“夠了!都給我閉嘴!”當何峰的聲音剛剛落下,白局長就忍不住的嗬斥了出來,臉色大變,氣急敗壞,身子都有些顫抖了起來,作為一個男人,最不能容忍的是什麽?綠帽子,而且是當著那麽多手下的麵,說他被人戴了綠帽子,從今以後,他在自己的手下,還怎麽抬得起頭來?


“白局長,你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