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體版
關燈
護眼
第18節
加入書架返回目錄查看書架

“我……”


“哎,周先生你怎麽來了?”就在我還想在問軍師的時候,村長發現了我,還主動走了過來跟我聊,現在要不是有這麽多的村民,我真恨不得在他的臉上,狠狠的踩上幾腳,我還有事問軍師呢,你他娘的跑過來幹什麽,以為你自己很招人稀罕嗎!!不過討厭歸討厭,臉上還不能表現出來,就僵硬的擺出個笑臉道:“村長你也在啊,我……我剛才聽人喊這裏著火了,我就趕過來了!”這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剛才不是我喊的嗎,這怎麽就變成別人喊的,可話出口就像潑出去的水收不了了。


“是嗎!”村長回了一句,似乎沒想到我會說出這麽一句話來,接著道,“周先生還是先回賓館吧,這裏太危險,有我們就可以了!”我還想說話,可卻是被他推了好遠,我站在遠處,這裏沒有消防栓,所有救火都是靠水桶,但是那水桶的數量還有限,加上荒村裏麵本來就是老人比較多,體力也都有限,他們從一旁的那個湖裏麵舀水去救,等那火被撲滅估計造紙廠肯定已經被燒的一點也不剩了!


想著我撿起一旁的一個破水桶和大家一起幹起來,火撲了四個小時才熄滅,很多老人都燒傷了,不久金生帶著一個老醫生,用草藥給大家處理傷口,我去湖邊清洗,這一洗眉毛頭發都焦的直往下掉,簡直就是損失慘重。我蹲在湖邊上,望著湖裏自己的倒影陷入沉思,這看似正常發生的事情肯定有些不對頭的地方,我想著摸了自己的下巴,尋思著到底是哪個地方出了岔子!


“對了,那條蛇,那條黑白花紋的蛇!”我在心裏大喊著,趕緊往造紙廠外麵跑,此時的造紙廠已經隻剩下一些黑色的廢墟渣滓,根本就看不到剛開始的樣子了,村民大多都回去了,隻剩下村長和幾個村民還在簡單的收拾著,見我回來,連忙問我怎麽了。我顧不上搭理他們,連忙往剛才我和那蛇打鬥的地方跑去,剛才躺在地上的蟒蛇,已經不見了蹤跡,甚至連一絲血跡也找尋不到。


“靠你娘的!”我罵了一句,不僅是那條蛇,就連我的刀也被一起收走了,我用力踢著地方的石塊,心裏的氣都卡在了嗓子眼裏。這到底是哪個變態,竟然能做得這麽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在我快氣炸毛的時候,一樣東西出現在我腳的旁邊,幸好還有這東西,剛才打落的蟒蛇的一顆半截毒牙,我從兜裏掏出手紙,給那半截毒牙裹了好幾層才放在了兜裏麵!


“你在幹什麽呢,周先生?”村長又出現在我的背後,好奇的盯著我,我被他盯的有些不舒服,撂下一句,沒什麽就想往回走,我邊走著,繼續尋思著剛才的事情,軍師的話應該沒有錯,他說是一盞油燈引發的火災,可是既然是油燈不小心燃著了,空氣中為什麽還會有一股子強烈煤油味。


我正尋思著,身子猛的被旁邊經過的人碰了一下,我轉身想看看是哪個膽肥的敢碰我,這一看那背影還有哪兩條麻花辮子,不正是小檸檬嗎,可她這麽急是要去幹什麽呢,這個點她應該是在炮樓賓館做前台才是啊,我想著喊了句道:“喂,小檸檬,這麽急要去哪啊!”沒成想小檸檬竟然不搭理我,徑自走向前方,走向湖那邊,這是怎麽回事,難道連小檸檬也開始和我作對了嗎。


我想著,趕緊快跑兩步想攆上她問個究竟,我還沒跑幾步,小檸檬竟然也跟著跑了起來,而且速度很快,像是有意在躲著我一樣。今天奇怪的事情還真是不少,其他的時事情我搞不明白就算了,小檸檬這事我必須弄個清楚。我想著又加快了步伐,邊跑邊喊著道:“喂,小檸檬,你這是要幹嘛去啊!!”


第八十章 陷阱


我按照軍師的計劃前去荒村西頭的造紙廠調查,沒成想還沒進到那造紙廠裏麵,就在外麵遇到了一條巨大的黑白花紋的蟒蛇,我平生是最怕蛇,拚死拚活下終於把那蛇解決了,可緊接著造紙廠竟然被燒著了,放火的人也真舍得,不過聽軍師那話,估計整個造紙廠也就村長跑出來了,其他人大概都已經變成飛灰了。


我有些鬱悶,這好不容易得到一個線索,就這樣沒了,正準備往走的時候,突然被人撞了一下,我轉身正要發火,沒成想一看之下竟然是小檸檬,兩條長長的麻花辮子,那件質樸的小衣裳,這絕對是小檸檬的打扮。我想著趕緊去喊她,可喊了幾聲她竟然不理我,還走了飛快,好像很著急的樣子,看著架勢她是要去湖邊,怎麽回事,難道是小檸檬也開始於村長他們一夥了嗎。


現在也不是多想的時候,我加快步伐想攆上她問個究竟,我還沒跑幾步,小檸檬竟然也跟著跑了起來,而且速度很快,像是有意在躲著我一樣。今天奇怪的事情還真是不少,其他的時事情我搞不明白就算了,小檸檬這事我必須弄個清楚才行。我想著也跑了起來,邊跑邊喊著道:“喂,小檸檬,你這是要幹嘛去啊!!”


這一跑不要緊,小檸檬跑的更快,也不搭理嗖嗖的往前跑,若不是親眼見到,真的無法相信一個女生可以跑的真麽快,而且胳膊拐的都扭曲了,都有些不像人的狀態了,我猛的一想,靠,不像人的狀態,難道小檸檬中邪了,還是……還是怪男的病毒失控了!!我想著趕緊甩甩腦袋,不可能,不可能,那裏還要龍野和荔枝,不可能會出事,既然檸檬出來了,那麽看著她的徐槿兒呢,她到哪裏去了!!我越想腦袋越大,這他娘的不會短短的一天就發生這麽多的事情吧!


越想我的腦袋就越疼,眼瞅著小檸檬就要跑到那湖邊上了,而且速度快的不行,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照這樣下去豈不是要跑湖裏麵去了,我看著心裏著急,也想不了那麽多了,趕緊伸手去抓,這一下子正好就抓住了她身後的長辮子,由於慣性,這一扯之下檸檬被扯了回來,她怪叫一聲,我知道她一定疼的厲害,這可是頭發啊,任誰被這麽揪著也會疼。可我也沒鬆手,現在鬆手豈不是眼睜睜著看她跳湖嗎?


“小檸檬你幹什麽啊,咱就算是跳湖也要有個理由吧,人生苦短,別衝動啊!”我一邊扯著一邊大喊著,希望她可以放棄跳湖的念頭,誰知道她不但不領情,還掙紮的更加的厲害,腦袋拚命的往前拽,鐵了心想要跳下去!!難道她就不怕疼嗎,就在我不忍心想要放手的時候,耳邊傳來血肉撕裂的聲音,聽得我毛骨悚然的,就見小檸檬一個猛的向前衝,竟然硬生生的把那頭發給扯了下來,我整個人摔坐在地上,屁股咯的生疼,可我顧不上疼,連忙去看手上,那是血淋淋的一團頭發,小檸檬竟然把自己的頭發給扯了下來!


我盯著手上的頭發,愣了半天沒緩過神來,這不是真的吧,一個大活人,怎麽可能就能忍住這疼,把自己的頭發扯下頭皮來。噗通的一聲落水的聲音把我叫醒,靠他娘的怎麽忘了小檸檬,我罵了一句,扔掉手裏的頭發就往湖邊跑,還沒跑到湖邊,我猛的就被人從背後拉了回來。隨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周先生你不要命啦,幹嘛要往這湖裏跳!!”我爬起身子一看,果真是熟悉的人,村長!他怎麽會來救我,他把我拉了起來,還以為我楞楞的表情是想不開,緊接著道,“幸好我還在這兒調查造紙廠的著火原因,不然你這一跳豈不是屍骨無存了!!”我看著他疑惑的問道:“什麽叫屍骨無存?”村長整理一下衣服道:


“你是外鄉人,不知道,這條湖叫做死海!!”我聽著差點沒笑出來,村長您也太逗了,當我小學沒畢業啊,是個地球人都知道死海位於約旦和巴勒斯坦交界,是世界上最低的湖泊,湖麵海拔負422米,死海的湖岸是地球上已露出陸地的最低點,同時也是世界上最深的鹹水湖、最鹹的湖!怎麽可能是這裏,我想著臉上露出鄙視的表情,一看村長這又是在涮我!!


“村長,這兒真的叫死海,怎麽聽的名字很怪!!”我詢問著,雖然心裏覺得村長剛才的那些話不太可信,可他畢竟是荒村的一村之長,可能有些地方我還不太清楚,就順著他的話問道。他給我說,這個地方從很久之前就是有毒的水,棒子村裏麵許多老一輩人都知道這個,而且近些年又受到上麵造紙廠的廢水的汙染,兩種一混合,就變質成了一種殺人無形的死水,隻要是皮肉的東西掉入其中就會屍骨無存,慘不忍睹!


我聽著望了一眼那個湖,看來小檸檬是沒救了,本來還想下去救她一把呢,想著我暗自歎氣道:“那村長,你看檸檬她……”村長聽我這麽一說,反倒是愣了一下道:“她怎麽了,她在炮樓賓館上班啊!”


“不可能,不可能!”我果斷的打斷了村長的話,隨後往後跑,去找剛才被我從檸檬腦袋上扯下來的頭發,他娘的,我在那四周找了許久竟然沒有找到,地上還殘留著血跡,你要說是做夢或者是幻覺絕對不可能,唯一的一種可能就是它又一次被人藏起來了!靠,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就在今天一天之內我竟然被人耍了兩次,與其說我在找別人,還不如說我自己被人跟蹤了,更有說服力。


我想著詢問村長是否看到了什麽人,或者稀奇古怪的事情,他搖搖頭,笑說我是太緊張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晚上的時候好好睡一覺就好了,我也不和他爭辯就含糊的點點頭表示讚同他的觀點。他讓我和他一起回去,說是這個地方本就偏僻,而且剛發生了縱火的事情,在讓我自己呆在這很危險,謝過他的好意,我還是執意要留下來,想一個人冷靜一下。


村長也不勉強我,又和幾個村民們嘮了幾句嗑,就往會走去,我看著他們走了,就趕緊跑到那個造紙廠的廢墟周圍,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下,果真是如軍師說的那樣,這個造紙廠連塊瓦片都被燒的精光,不過我在那牆壁廢墟的邊角上,看到了一層淡淡的印記。


那正是用煤油燃燒留下的結果,果真和我猜想的一樣,確實是有個人一直在暗中注視著我,而且算計好了我的每一步,把我想要的線索一一破壞掉!靠他娘的,我在心裏暗罵著,藏在暗處那小子,你等我抓到你在,非扒了你的皮。肉,筋不可!造紙廠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不管是什麽線索,現在看來都化成灰燼了。那麽剛才的那個人到底又是誰呢,她若不是小檸檬會是誰?


我想著在那湖邊上又轉了好幾圈,這才可罷休,有些喪氣的往炮樓賓館回去,這一天什麽都沒有收獲道,而且就是早餐吃了點,午飯都還沒有吃過,想著肚子開始咕咕的叫個不停。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再說!現在就算回到炮樓賓館裏麵也夠嗆趕上吃的,還是晚上回去吧!


荒村這樣的地方,真的很難想象會有像樣的餐館吃飯,本身就不富裕,而且房子都好搓,做飯館還是有些玄,找了半天,終於在一個小角落秘密看到一個紙殼做成的牌子,上麵寫著幾個大字,留一口飯館!!


現在用“皇天不負有心人!”這句話都不為過,因為這家餐館真的是找的太不容易了,我也不多想,趕緊往那邊走,進了那餐館裏麵發現,裏麵的屋子並不大,裏麵擺滿了三副小桌子和小凳子,雖然那些東西都比較陳舊,但這些東西看上去卻有些精致!店麵口坐著一位老奶奶,樣子怪,可以用詭異這個詞來形容,她靜坐在門口,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雕像一樣的佇立在那裏。


她臉上的皺紋就像是被刀子割出來,然後被風幹了一樣樣的,若是硬要形容下,那她就像是蠟像館裏麵的雕像,恐怖,詭異還有點神秘!我站在門口看她沒什麽反應,就走過去,輕輕的敲了她麵前的桌子道:“老奶奶,我餓了,想來吃口飯飯,你們家都有什麽好吃的,可以給我推薦一下嗎?”那個來奶奶的腦袋終於動了一下,樣子就像是年久失修的齒輪一樣,不上油有些卡。


她看向我道:“我們家有……有……有蛋炒飯!”她的聲音讓我聽著極度的不舒服,就好像在耳朵的聽力範圍之外,無法和我們聽到的產生同樣的振幅一般!這個狀態下,我還真有些打退堂鼓了,早知道會是這樣的一個老太太開的店,打死我也不會進來的,現在想走也不知道來不來的急。


“那個……老奶奶……我不太喜歡吃蛋炒飯,謝謝您,我……我,改天再來!”我說著就要往外走。


“小夥子,荒村不是你們可以隨便來的地方啊……我知道你們此行的目的……不過我勸你們還是早些放棄吧,免的讓邪靈找到你們!!”我的一隻腳已經踏出了門外,老奶奶突然就說話了,而且說的還是我們的事情!!


我聽著另一隻腳僵在了門檻裏麵,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麽走,是問還是趕緊逃回去告訴大家這個事情。


“什麽邪靈,我們不怕那玩應!!”我說著轉身去看瞅身後的那個老奶奶,就那一瞬間我們兩個人彼此對視,她的眼睛就像是兩條毒蛇一樣,猛的咬在了我的心髒上,讓我的心跳瞬間就加快起來,一種無法言語的恐懼遊走全身。


“嘿嘿,小夥子,你們一個個的都會死的!”


第八十一章 關鍵人物


經過造紙廠的連連怪事之後,糾結的我想找個吃飯的地,好好的吃一頓也好把心中的不爽全都吃進肚子裏去消化掉,可沒成想,費了千辛萬苦找到的一家留一口飯館,竟然還是個怪異老太太開的店,她一張口就讓我覺得渾身冒冷汗,我站在原地,著實的被那老太太的話嚇了一大跳,這他娘的是什麽意思,是威脅,恐嚇還是警告!!我的腦袋飛快的琢磨著,整個人又迅速的退了回來,眼睛盯著眼前的老太太道:“老奶奶,您到底是什麽意思啊,我就來吃口飯,您也不至於編個瞎話來嚇唬我吧!!”


她也盯著我,一動不動的就像個木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終於道:“你這個小夥,不知道死活啊,嘿嘿,從前躲過一劫逃了,現在竟然又傻乎乎的回來了,老婦隻是為你感到不值,不值啊,死了可惜了!!”我被她說得一愣一愣的,剛開始我還以為這老太太是在故弄玄虛,可那一句從前躲過一劫,現在又回來……我聽著他說這些,心裏就有些不淡定了。


這他娘的是什麽意思,難道說她以前知道我來過還是怎麽的,三年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情,我的腦袋又開始疼痛,非常劇烈的疼,那柄紅色的斷刀再次出現在我的麵前,那畫麵異常清晰,看到那握著斷刀的手,有些褶皺,就像是縮了水的皮膚,枯瘦不堪,樣子很像麵前的這位老太太。


我用力甩著腦袋,想努力睜開緊閉的雙眼,這個時候可不能掉鏈子啊,這要是掉了,說不定腦袋就掉了,我咬牙強忍著劇痛,費了好大力氣才將眼睛睜開一條縫隙,隱約看到一雙幹枯的手正在向我伸來,那感覺就像快要窒息了一樣,眼前一黑,就什麽也不記得了!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


那床還是舊時的那種用破木頭拚湊起來的樣子,動一下就感覺整個都要塌了一樣。被子大紅大紫的,上麵還有一些大花紋。我慢慢的坐起身子,觀察了眼前的這個房間,除了我這個靠著床邊的窗外,床頭旁邊還有一個木質的小桌子,很精致,看樣子不像是買的,倒像是手工做的,上麵放著一個小碟子,裏麵放了三個倒扣著的玻璃杯子,桌子腳旁放了一個暖水壺,看樣子有些年頭了,因為我在爺爺家見過這樣相同的東西。


除了這些在門口還有一個小木櫃子,看樣子也是手工的,我摸著自己的下巴,難道這家的主人是個木匠?小櫃子上麵擺了一個相框,前麵還放置了供奉的水果還有一些吃的東西,牆麵上刷著的白油漆已經剝落的沒了樣子,露出了裏麵黑色的磚塊,棚頂上還是用報紙糊的,我剛想看看其它的,突然一張報紙的標題大字吸引了我,旅行社客車墜崖,無一人生還,那字就像是兩柄尖刀一樣深深的刺進我的眼睛裏!


這他娘的是怎麽回事啊?我記得阿冬和我說過,當年這事是鬧的挺大還上報紙了,不過因為那段時間我躺在醫院裏麵也就沒有看到著報紙,可照他的意思好像是說隻有我一人生還,怎麽報紙上說無一人生還呢?我想著仔細看了頭頂上的這張報紙,那字有些小,看的我很吃力,瞪了半天才看清楚幾行字,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2008年5月21日,在棒棰島附近的環山公路旁,一輛拉著乘客的大客車,於傍晚4點24分墜入山崖,經警方人員調查,全車三十餘人全部遇難,無一人生還,此次活動的主辦方安天旅行社社長杜洪濤已經被警方刑事拘留,此次的事故具體原因警方還在調查,我們會繼續跟進報道,xxx社報道,記者xxx……下麵好像還寫了點什麽東西,可惜被另一塊報紙給黏上去了,看不到,這他娘的到底是怎麽回事啊,難道阿冬在說謊,當年的事情並不是這個樣子的,沒道理啊,阿冬怎麽可能騙我,他也沒要任何好處?


我越想越不對勁,看這報紙也不像是假的啊,再說這樣的鄉村也不至於會偽裝一張假的報紙糊牆,我想著有些著急,很想繼續看看那被藏在下麵的內容是什麽,就站起身子想要去扒那棚頂上的報紙,我看不到的時候就算了,這讓我看到了,就絕對不能放過,說什麽也要看看才行!!


“小夥子,你在幹什麽呢,你該好好休息下!!”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從我耳邊響起,都說“做賊心虛”,況且我現在還在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這一下子可真把我嚇了一大跳,噗通一聲就倒在了床上,屁股摔得很痛,那床也跟著晃了晃,看樣子要散架。


“小夥子,你消停點……我老人家的木板床可受不起你這麽的折騰啊!”那聲音再次響起來,循著那聲音的方向,這下子我倒是淡定了不少,因為我已經可以隱約的猜到說話的人就是餐館門口的那個怪異老太太,難道這個是她的家?我懷著疑惑望著站在門口的她。


她麵帶疑惑,明顯比剛才的時候安詳不少,也不像剛才看到的時候,那般滲人。我看著她連忙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隻是剛才看到了……”我還沒說完,她就將手裏的飯碗塞過來給我道:“先把這蛋炒飯給吃了吧,沒力氣什麽也做不成!!”我接過蛋炒飯,確實是餓了,剛才的時候還沒覺得怎麽樣,現在被這蛋炒飯的香味一“勾引”,就上勾了。也顧不上形象,拿起碗邊上的勺子就是一頓的猛吃,這老奶奶確實不錯,在那飯飯旁邊還放了一杯暖暖的白開水。


她就這樣的看著我,等我把所以的飯飯和水吃完才開始繼續和我說道“你吃好了嗎,小夥子!”我擦了擦眼睛,用力的點點頭道:“飽了,飽了,謝謝您啊,一共多少錢!”我說著從衣服的兜裏掏出紙幣,想要遞給她。她嘴角微微上揚,道:“小夥子,把那些東西收起來吧,我老了,不中用了,錢也用不上!!”我聽著趕緊把錢放了回去,有些慚愧,明明知道錢不是萬能,這個時候竟然還用錢來算事!!


我把吃完的碗遞回去,這蛋炒飯真心是我吃過最好吃的了,吃也吃飽了,下麵就該是問問報紙的事情了,老太太把那碗放在小木桌上,像是知道接下來我會問問題一樣,安靜的坐在小木椅子上,等著我發問。我也不再掩飾下去,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老奶奶,恕我冒昧,我有些問題想要問您……”


我還沒說完,老奶奶僵硬的嘴角就微微的動了動道:“小夥子,我知道你想問什麽,嘿嘿,不過真想不到你竟然能自己找到這裏,這也算是我們的緣分!”我聽她話中有話,那個意思好像是說,我們是故交了,算老朋友,若是按照這個意思想,難道我三年前我就來過這個地方,所以她才會特意將這份報紙黏在棚頂嗎?


短短的幾分鍾,就有數十個想法穿過我的腦子,不過光想沒用,有些時候眼見的都不一定是真的,還是確定了最好,我想著悄聲詢問道:“老奶奶,您的意思是我從前來過這個地方嗎,而且還見過您?”


“嘿嘿,小子腦子轉的挺快,你說的沒錯啊,你確實來過這裏,還不是一個人!!”老太太說著笑起來,那微笑意味深長。


“那當時還有誰和我一起來?”我詢問著,感覺事情漸漸有了眉頭,也許眼前的這個老太太就是整個事件的關鍵點,就像是拚圖。她點點頭:“嗯,我老人家的腦子不好使了,不過你們我還記得,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就像花一樣的!”她說著讓我想到了落頤,可惜我的電話被徐槿兒給弄壞了,要不然還能給老太太確認一下。


“我記得當初來這裏的應該不止我們兩個人吧,老奶奶,後來他們都怎麽樣了?”我迫不及待的詢問著。那老太太又是嘿嘿一笑,抬頭指了一下我頭頂上的報紙:“小夥子你不是都看到了嗎,報紙上寫的很清楚啊!”


“老奶奶,您別和我扯淡行嗎,這可是大事,不是鬧著玩的,這個報道有問題,他說無一人生還,那為什麽我還活著!”我差點就吼了出來,“你的這篇報道和我知道的不一樣,這個你是從哪裏來的!”她笑著對我的發怒置之不理,慢吞吞的從那小木桌的桌堂裏掏出一份報紙遞給我。我猛的拿過報紙,這報紙的紙張已經有些泛黃,不過還是很新的樣子,看來買了之後就沒有看過,一直放在那桌堂裏。


這份報紙和棚頂上的那份一模一樣,這個正好可以看到棚頂那個被遮擋住的那段小字,內容是這樣的:安天旅行社曾經是百度十大旅行社排行榜上位居第二名的國家級旅行社,有著良好的誠信和榮譽,多次與政府機關合作開展鄉村旅遊,而對於這次突發的狀況,部分領導人宋某稱是意外事件,並且會仔細調查,給大家一個合理解釋,人員賠償的後續工作仍在有序的進行著。


到這裏就沒有了,我仔細的又讀了兩遍,他娘的這個安天旅行社竟然還跟政府有關係嗎,那麽文中所說的宋某會不會就是宋伯伯呢,我想著趕緊搖搖頭,不可能,這事情怎麽可能和宋伯伯他們扯上關係,不可能的!


我想著腦袋有點亂,這一亂就不知道該問些什麽,鎮定一下繼續剛才的問題:“老奶奶,我們的那些同伴到底是怎麽死的,我真的很需要知道真相!!”她又是嘿嘿一笑,停了許久終於緩緩開口道:“他們是因為發現了荒村的秘密,那本神道明社的長生不老秘籍!!”


“靠,果真是這個東西!”我在心裏小聲的說著,看來真相真的不遠了,“那後來呢,他們有拿到秘籍了,然後就被你們荒村的人給殺掉滅口了!”


“不,他們是被依附在秘籍上的邪靈所殺的……見過秘籍的人都會死……死的!”


第八十二章 凶手


我聽那老太太說到神道明社還有不老秘籍的事情,整個人差點沒跳起來,靠,我猜就是這個東西在作怪,難道是他們發現了秘籍就被荒村的人給殺掉滅口了嗎,我問出心中的疑惑,誰知道那老太太搖搖頭小聲道:“不,他們是被依附在秘籍上的邪靈所殺的……見過秘籍的人都會死……死的!”我聽著不知道怎的,突然覺得背後好像有人在盯著我,有些慌張,也顧不得身前的怪老太太,不自覺的往身後轉去,可我背後根本就是牆壁,什麽也沒有。


等我在撞過來的時候,那老太太正在意味深長的看著我道:“當年你也見過秘籍,雖然你逃跑的時候失憶了,可是那曾經的恐懼一直根深在你的記憶裏!!所以你……你才會這樣啊,嘿嘿!!”


“為什麽隻有我一個人逃掉了,還有我來荒村也有幾天了,怎麽都沒發現神道明社的一丁點線索,老奶奶你可以告訴我點嗎,我真的很需要這些,這也是我來荒村的目的啊!”我急迫的說著,生怕那個老太太突然改口不告訴我。像這樣的老人家都是隨心情來辦事,若是哪一句說的不好,或是哪一句說的不多,她就會立刻翻臉啥都不說了!!


老太太看著我,又是嘿嘿一笑,感情她就會這麽笑啊,接著道:“不急,不急,我慢慢告訴你就是,反正我一個老人家也走不了!!”這話說的,你倒是不著急,你倒是在荒村呆了大半輩子了,我可沒那個耐心等你慢慢說。


“老奶奶,您就別賣關子,要不先告訴我荒村裏的神道明社到底藏在哪了吧,我也好有個地方去找!”我說著,話語還是一樣的急迫。她看著我道:“小夥子,你還是那麽著急,嘿嘿,與其說神道明社,我這倒是有更加有趣的東西,你要不要看看!”老太太說著伸手進懷裏似乎在掏著什麽東西。我剛忙點頭稱好。那東西她剛掏出半個角來,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她把那東西又塞了回去笑著對我道:“小夥子,你呆著,我去看看是誰!”


我本來還想看看這會是什麽,沒成想卻在這個時候有人敲門,這他娘的誰這麽有才,我心裏暗罵著,麵子上還是笑臉,讓老太太去開門。她家其實並沒有多大,前麵的客廳做餐館,後麵的內堂裏麵除了我們現在呆著的這個臥室外,就是廚房那邊了,敲門的正是廚房的後門,一般客人是不會找這個門的,最多是熟人才會這麽做,可是這麽個大下午的為什麽還會有人來找她呢,我想著覺得有些不對勁,就趕緊跟上去,想看看是誰!!


可我剛踏出臥室的門檻,就看到了驚人的一幕,與其說驚人,還不如說是恐懼,就看著老太太的後背已經被一柄長刀所刺穿,一個頭戴麵罩的黑衣人緊緊的捂著她的嘴巴,不讓她發出聲響,那老太太不停的抖動著身體,像是在掙紮一樣,那黑衣人怪笑著小聲道:“老家夥,你的價值已經到頭了,你告訴的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在多說其它的了,這……”他說完伸手要去掏那老太太懷裏的東西,他娘的這也太大膽了,光天化日之下就剛動刀子殺人,還搶東西!!


“喂,靠你娘的,你在幹什麽!!”我大吼一聲,衝著那帶頭套的黑衣人就奔了過去,“光天化日之下你他娘的就敢殺人,你到底是誰,今天不給個交代,我是不會放你走的!”我大吼著已經衝了過去,看那架勢老太太是沒什麽戲了,眼睛已經閉上,腦袋無力的垂向一邊。我看著怒火中燒,那人看著我嘴角輕蔑的一樣,猛的將刀拔出,把那老太太扔扔給我!!


就在我接住那老太太屍體的時候,那黑衣人猛的一個飛腳,把我和她一起踹倒在地,這下子摔的太結實,況且我的身前還多了一個老太太,我也顧不上屁股上的劇痛,趕緊把身前老太太在地上放好,剛站直身子,腦袋又被那黑衣人給了一拳頭,這下子也是結實的全打在了臉上,疼的不行。疼歸疼,也不能鬆氣,現在若是鬆氣了,還不被這個黑衣人打個半死,我想著趕緊又爬起身子。


這下子他倒是沒有跟上來,而是蹲在那老太太的身邊,掏出了她懷裏的那東西,我站在原地,竟也盯著他手裏的東西,我看著那東西,也沒什麽特別的,也就是一本普通的書籍,不過看上去已經藏了很久了的樣子,書麵上已經有些破舊,還有些折痕,泛著枯黃色的光。在那封麵上還有一些字,不過都是些字圓圓的,像畫一樣,我根本看不懂!


那個黑衣人把書像寶貝一樣捧在手裏,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下,可他始終也沒有把那書頁翻開,隻是在那不停的感歎著什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站了起來,慢慢看向我,可他有些奇怪,這次卻沒有像剛才那樣的猛烈攻擊我,他笑著把那柄殺人的短刀放在地上,朝著我走過來,我站在原地,手快速的握向背後兜裏的槍,幸好剛才老太太沒有給我把槍拿下來,不然沒槍在手還不是等著掛掉。


他走到我離我有一米多遠的時候,我猛的掏出背後的槍,抵在他的腦袋上道:“你這個人渣,連老人家也不放過嗎,說,太爺是不是也是被你殺的!”他麵對我的槍口竟然也不害怕,表情還很淡定,怪笑一下道:“是我怎麽樣,不是我又怎麽樣,你覺得現在這個情況下,知道與不知道還有意義嗎?”聽他這話,就好像拿槍的是他,被抓的是我一樣。


“不要以為故弄玄虛就能逃過去,今天我必須把你抓起來交給村長他們處置!!”我說著慢慢往他身邊走去,就快走到他身邊的時候,他猛的又給了我一拳,這一拳我著實沒有想到,是誰能在被槍威脅之下還可以如此淡定的襲擊人。我擦著嘴角的血跡,對著他的小腿就是一腳,他一個踉蹌但沒有倒下。


“你小子是慣犯吧,必須好好收拾你一下才可以!!”我說著,奪下他手裏的書籍,在手上看了幾眼詢問道,“這個是什麽,你竟然不惜殺人來搶這個?”他站了起來,伸手將那書籍又搶回手中道:“這個啊,告訴你也無妨,它就是神道明社所說的長生不老秘籍!”我聽著他的話,簡直難以置信,難道這個東西就是傳說中的秘籍,不可能啊,如此珍貴的東西怎麽會出現在這個老太太的身上,而且……這個也太不可思議了。


我想著猛的又踹了他一腳,奪下秘籍道:“你給我老實呆著,即使這個是秘籍又怎麽樣,今天你也帶……”我話沒說完,突然全身一陣無力,整個人就好像癱瘓了一樣,一點也使不出來力氣,我暗想糟糕,這他娘的發生了什麽情況了,怎麽在這個時候會突然無力。


我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那個黑衣人笑著低下身子,取過我手裏的秘籍和槍,用秘籍在我的臉上重重的拍了幾下道:“小子,今天碰到我算你倒黴,剛才我偷偷在那碗蛋炒飯裏麵放了點麻痹粉,沒想到是被你給吃了!!”他猖狂的笑起來,笑的很詭異,接著道:“我沒有要殺你的意思,這可是你自己找來的,是屬於我們倆……我們的緣分吧,哈哈!!”他說著去一邊取來剛才的那柄匕首,匕首上的血液已經凝固,看著很是詭異,就仿佛和我夢裏見到的一樣。


“等等……我還有個問題想問你!”我叫停他,他停了下來道:“將死之人,其言也善,你問吧,我當是做個善事!”


“你有沒有殺過一個叫程落頤的女生!”我問出心中的疑惑,這也算是我來荒村的目的之一,在我的記憶裏,似乎記不起來任何一點關於她的片段,就好像被誰掏空了一樣。他摸著下巴,像是在思考一樣,隨後道:“你說我殺人的時候又不會問名字,怎麽會知道,不過要說漂亮的女人,我倒是有殺過幾個!!”


“呸,你這個畜生!!”我聽他說著,破口大罵,“你他娘的連女人也不放過,你還是人嗎!!”他看著我,好像很悲傷的樣子,他帶著頭套我根本看不清楚,隻能靠猜測,黑衣人幽幽道:“人?我早就不是人了!!”他說著不在理會我,猛的舉起手中的短刀匕首,他娘的,難道我周文就要死在這個地方了,可是剛才他那兒話是什麽意思啊,不是人,難道還是鬼啊!!不過自從我認識了軍師他們之後,我就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不是人說不定也正常,可臨死關頭,我突然覺得好淒涼,我那個所謂的女朋友沒有見到,而我喜歡的人又沒有表白,真是死也死的冤枉啊!


“咚咚……”有人敲門,但是敲的不急,還是敲的後門,難道是他的同夥,我連忙想喊:“救……”他猛的捂住我的嘴巴,再次握緊匕首就要揮刀抹了我的脖子,我嗚嗚的發不出聲,靠你娘的,有人敲門你還想殺了我啊,我在心裏大罵他不是東西,就盼著門外那人能把門撬開,替我痛扁一頓這個癟三!!


“啊!”黑衣人一聲慘叫,退後幾步,手裏的到竟然不自覺的掉在了地上,手指頭好像抽筋了一樣,我看著他,這個情況我怎麽在哪見過,緊接著又是兩下,那人又是叫了兩聲,似乎很疼的樣子,門外的敲門聲越來越劇烈,聽聲音也是個女的,“小嫻啊,你在不在家啊,怎麽屋裏有男人的聲音啊,你快開門……小嫻啊……”


我麵前那個黑衣人嘴裏嘟囔著什麽,像是在罵髒話,他的右手還在不停的抖動著,左手趕緊把那秘籍藏在懷裏,我見他要跑,趕緊大喊一聲道:“快來人啊,救命,救命!!”我大喊著,估計著整個村子都能聽得見。


“靠,你個癟犢子!!”他大罵一句,右手拿起匕首就朝我甩了過來!


“鐺”的一聲悶響,那刀像是打在了什麽硬東西上,我睜開眯起的眼睛,麵前正站著一個人,我心中大喜,這身影分明就是荔枝。


第八十三章 驅邪


就在我快要被那不明不白的黑衣人幹掉的時候,荔枝出現在我的眼前,這就好比是久旱逢甘霖啊,絕對是救星,我輕聲喊著:“荔枝……”


“你先老實呆著,我待會管你!”她說著,剛才還不太確定,現在聽聲音果然是荔枝,見她猛的撿起地上的匕首衝著對麵的黑衣人就奔了過去,屋外的敲門聲越來越大,像是在撞門一樣。那個黑衣人右手不停抖動著,看樣子是被荔枝的銀針紮在了穴位上,他也頑強,掙紮著用左手拾起地上的手槍,瞄準衝來的荔枝,砰砰砰的就是一頓亂射,伴隨著槍響,紙屑木屑橫飛,我擔心荔枝的安危,趕緊掙紮著抬起腦袋使勁往他們那邊瞅。


我用力去瞅,這才發現那個黑衣人的子彈打的根本就不是荔枝,對著她開的幾槍根本就是虛招,打一旁的破紙窗戶逃生才是目的,待我們倆反應過來已經有些來不及了,他趁著慌亂轉身就要跳出去,荔枝手起針落,可惜還是晚了些,三根銀針盡數定在一旁的窗框上,她追到窗口,無奈的搖搖頭,看她這個樣子是沒戲了,本來還以為荔枝能抓到他呢,可惜不能給我出出氣!我想著晃晃腦袋,這他娘的想什麽呢,重要的是要抓到他,看清他的真麵目,還有那本秘籍啊!


我想著趕緊朝荔枝喊道:“快去追他啊,他手裏有神道明社的不老秘籍啊,快啊,荔枝!!”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