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體版
關燈
護眼
第22節
加入書架返回目錄查看書架

個人口味的喜好會透露許多信息,也許能用得上。


方駿看她一眼,點了點自己的嘴巴,意思很明顯,用吻來換。


她用眼睛示意,這裏?辦公室?


他點頭,坐她辦公椅上,略轉了半圈,衝她張開雙臂。


蘇小鼎側頭看他,這就有點強人所難了吧?


方駿也不廢話,伸手將她直接拉自己大腿上,將腰按得死死的。他捏著她下巴拉向自己,唇印了上去。蘇小鼎不配合,不張口,他便含著兩唇細細密密地親。同時,他的手也作怪起來。


蘇小鼎想掙一下,但身體使不上勁兒,隱約有更危險的東西起來了。她不想被弄得不上不下,要開口說話,卻被他強橫的舌衝了進去。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平時看起來謙謙君子,私下卻如狼似虎。所謂雙麵人,也不過如此。體力上拚不過,隻好想其它辦法,她還真不信他能無法無天到白日胡鬧。


壞心一起,蘇小鼎便不阻攔他的手,自己也很幹脆地握了上去。


方駿倒吸一口涼氣,頭略退開一點,沉默地看著她。


她的眼睛裏有挑釁,細細的喘息著,嬌著聲音,“方駿?”


要命!


他把住她的手,“別點火。”


蘇小鼎不服氣,手上更用勁了,“你是州官?”


兩人都有些較勁起來,誰也不肯服輸。


幾秒鍾後,方駿率先放開手,“那你來。”


蘇小鼎有點傻眼,大哥,要不要放棄得這麽幹脆?她低頭看看那處,再抬頭看看他。他已經將下巴揚起,漆黑的瞳仁又起了風暴。他伸長了頸項,再一次道,“你來。”


外麵吳悠的笑聲更響了,刺激得蘇小鼎趾骨發麻。


蘇小鼎有點惱,用洗手液洗了手三遍,可指尖似乎還殘留那種味道。


方駿靠在門框邊抽煙,看著她一遍一遍洗,“我說了別點火,自己不信。”


她側頭,惡狠狠地瞪他。賤人,占了便宜還嘴硬。自己也是昏頭了,怎麽能如此荒唐?


“誰曉得你有怪癖?”兩人之間的隔閡消融,蘇小鼎忍不住釋放了本性,“我說,別人一叫你名字你就激動,一天得多少回?”


他抽一口煙,還盯著她。不知死活的女人——


“方駿,方駿,方駿——”她叫,“爽不爽啊,你?”


嗬嗬。


他將煙頭掐滅,放洗手台上,徑直跨入衛生間。他一把將她拽起來,擠到瓷磚牆壁的角落裏,兩手卡著她腰上的衣服就要撕。蘇小鼎見他臉上的狠勁,再加上之前的一場,曉得這個人瘋起來就玩兒真的。她立刻舉起雙手,“好好好,我錯了,我不逗你了,行吧?”


方駿低頭,在她唇上咬了一口,這才放開。


實在不能再呆下去了。


方駿對著鏡子整理衣物,視線穿透鏡中的虛影,對她道,“王娜和江浩今天回平城。我給明仁請了兩天假,今兒混過去了,明天讓他們去我南山的店裏試菜。你也來吧。”


蘇小鼎眼中爆出點點光華,又對著他笑起來。


他眼神晦暗,虛情假意,總有三分是真的。


第二次去南山會所,蘇小鼎換了一身職業裝,帶上了電腦和方案意向圖。


加班到半夜,吳悠陪著,很天真地問,“不做預算嗎?”


人都沒見到,如何預算?從沈文麗的意圖看,預算根本不重要。


她在進山門前摸出鏡子照了照,確定沒有任何遺漏後才給方駿打電話。


“進來吧,他們暫時還沒來。”方駿的呼吸略有點兒急促,“我現在稍微有點忙,你自己到處逛逛,找樂子。”


蘇小鼎還是先進門,去後院看了一下。天井裏已經擺了一張大圓桌,杯盤碗盞齊全,鮮花開得熱熱烈烈。


小廚房裏除了方駿之外,還有他的兩個助手。昨兒是吃便飯,他倒是規規矩矩穿著廚師服,有親自動手;今兒是招待客人,他卻西裝革履,作壁上觀起來。


“要幫忙嗎?”她問。


“不用。”他揮手,走過來親了親她的額頭,略有些嫌棄,“怎麽化妝了?”


蘇小鼎逐漸開始摸清楚他的怪脾氣了,無奈道,“我是工作。”


他勉強忍了,吸了吸鼻子,嗅到自己給她那瓶驅蚊水的薄荷味,又開心了。他笑一笑,“昨天走得著急,還有好多好東西沒給你看。等下吃完飯,你跟我去逛後山,我再給你做點花露。”


“我不打擾你了。”蘇小鼎道,“他們到了,你給我打電話唄。”


方駿拍拍她的臉,放她離開。


蘇小鼎順著會所走廊往裏麵走,穿過好幾層天井,遇上了一些客人。可傳說中富麗堂皇貴氣熏天的傳說不同,這會所看起來除了雅致和設計感外,其實很樸素。來往的客人也頗和氣,並沒有那種咄咄逼人的尖銳感。


富貴日久,自然有種懶洋洋的漫不經心。


她轉去外麵,在漢白玉的小噴泉旁邊站了會兒,感受山間潮濕的露氣。


兩輛車盤山而上,靠著路邊停下來。


車門開,一個紅衣的年輕女郎踩著高幫厚底的鞋子下來。她往外麵跳了跳,躬身衝裏麵喊了一聲,對麵便下來一個年輕男子。


是王娜和江浩。


蘇小鼎頓了一下,剛要上去打招呼,卻見後一輛車後麵下來了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


她心一凜,有點氣悶。


居然是宋師傅!


宋師傅原名宋文茂,年近五十,自學美術出身。早年在刻印廠做雕版年畫,後來自覺修養有限,成不了大器,便辭職下海。搞過培訓班,進了展會公司辦過展,也入過裝修行業,最後陰差陽錯進了婚慶這行當。他算是平城最早一批跨入高端婚慶行業的老人,也是將裝置藝術概念引入婚慶的先鋒人士。


蘇小鼎拜他門下,不,根本不算拜入門下,隻是跑去他公司應聘而已。


她入他的眼,完全是因為年輕,較真,一根筋。


第一次接手某婚宴,酒店給的準備時間不夠,她一個年輕女娃子守著五六個工人師傅通宵幹活。中間還跑出去幫忙買夜宵,買水,最後掐著時間點兒完成。本來搞驗收的該是她的主管,結果宋師傅心血來潮,一大早跑現場去看效果,便見她裹著一張法蘭絨的毛毯在台子上睡得人事不省。


他把她叫醒,問她,“怎麽睡這兒呢?工人師傅都是經常幹活的老人,不會出錯的。”


她睡得稀裏糊塗,沒看清楚來的是誰,就打著哈欠說真話,“我得偷師啊。”


宋師傅哈哈大笑,“不用偷,以後直接跟我學。”


把她引上路的人,現在和她競爭,隻是想想就頭痛。


蘇小鼎趕緊邁出去一步,大聲道,“師傅——”


宋文茂抬手擋了擋陽光,見是她便樂嗬起來,“是小鼎呀。”


說完,他看看前麵的王娜和江浩,問道,“你也來拉?”


都是人精子,腦子轉速超越常規。


王娜好奇地看她一眼,江浩則客氣道,“宋老師,這位——”


“我徒弟,蘇小鼎,也是幹婚慶這行的。”宋文茂很大氣,“這會兒肯定是來這邊等你們的。”


江浩微微一笑,蘇小鼎忙雙手將自己的名片遞上去,“我是萬和婚慶的蘇小鼎,之前和你們電話聯係過。”


王娜探頭看,好奇,“你怎麽知道我們今天來這邊?”


蘇小鼎站直了,“方駿邀請我一起來試菜的。”


假著臨時男朋友的威風,蘇小鼎客串了一把狐狸。


王娜更驚訝了,上下打量她道,“方駿哥挑剔得要死,怎麽可能隨便請人來試菜?你別是忽悠的吧——”


她微微一笑,“家學淵源,父親是個廚子,略知一二。”


宋文茂插口,“咱們小鼎,很懂吃的。”


第二十四章


蘇小鼎平生喜歡的老頭子隻有兩個,一個是自家的那位,無條件愛她;一個是眼前這位宋文茂,好為人師且毫無保留。


她美學功底淺薄,天資一般,唯有基本功和勤奮排得上號。


宋文茂帶著她幹了幾單後,在如上評價之外又加了一句,“其實這些又都不太重要。”


那重要的是什麽?


“當事人滿意。結婚是好事,得讓所有人都開開心心的。”


美和愉悅是相當私人的感受。實踐藝術,和紙上藝術又不同。它依托在金錢、人際關係之上,隻有錦上添花的作用。


譬如同樣的玫瑰花,對普羅大眾也許代表愛情,可對傷心失意人則是觸景傷情。


“最終,還是人際關係的藝術。”宋文茂總結。


蘇小鼎輕易不認輸,但對手是宋師傅,她甘拜下風。


“師傅,我沒想到你也跟這單。”她跟著宋文茂上台階,“之前讓吳悠到處打聽,沒聽說你老人家要出手啊。”


宋文茂微微一笑,“臨時找上我,還催得挺著急。”


有點糟糕啊,一句話透露的信息有點多。誰找的?沈文麗還是江浩?又或者王娜?


王娜耳根子軟,容易被江浩動搖,這是沈文麗擔心的點。這點證明了她心思單純,應該想不到要自己找人。是江浩,從沈川的抱怨來看,應是個笑麵狐狸式的男人。


看來,婚禮還沒正式開始,但衝鋒的號角都吹響了。


“聽說還有好幾家也來,師傅覺得怎麽樣?”蘇小鼎小心試探。


“哪幾家?我怎麽沒聽說?”宋文茂笑嘻嘻斥了一句,“你現在心眼忒多,連師傅的話也要套了?聽小路說,你前段時間搞了個大事?”


宋文茂十分講究,天時地利人和,連帶著時辰都講究。大單子,或者比較重要關係的單子,他會提前去找一個風水師傅算算吉凶。譬如葉嵐那般的喪婚,晦氣,別說接,他連聽都不想聽。


“惹麻煩了?”他又問


“謝師傅關心,都解決了。”蘇小鼎幫他推門引路,綴在新人後麵進了跨院,試探著問,“師傅,江先生想做個什麽主題的?”


“你看看,你看看,出去才幾個月就學壞了,跟師傅還耍心眼呢?”


蘇小鼎笑,“沒有,我的意思是有師傅在,別人都沒機會。不如合夥啊,師傅再帶徒弟掙點小錢唄。”


王娜不知兩人的心思,小跑著進了會所,一路大呼小叫方駿的名字。江浩拉在後麵等他們,開始閑聊一些這房子的建築是哪位設計師做的何種流派,空間和光線如何優秀等等。


入了後院天井,方駿一身筆挺的衣服,手上托了一張精致的手工菜單翻給王娜看。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