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體版
關燈
護眼
第85節
加入書架返回目錄查看書架

如果周寶嘉早些跟她說這些話,她可能還會再有猶豫和糾結,可是現在陸延都已經跟她說了,她對他來說根本就無關緊要,就算她留下來,他們的關係也不可能再回到從前,再糾結又有什麽用呢?


現在這樣,她根本不可能留下來了。


回去,可能心底會留有一道傷疤,但她相信自己,她肯定能很好的像以前一樣生活。


留下,就真的不知所謂了。


下午她約了在錄綜藝節目時成為好友的曾紋和趙蔓兒。


她送了趙蔓兒一整套gc限量版的高定手袋,送了曾紋一幅唐朝畫家曾銘的美人畫,不止如此,她還給了曾紋一整套的古礦石顏料,托她送給她的導師賀老先生的。


趙蔓兒和曾紋都被她的土豪行徑給驚住了。


趙蔓兒彈了彈手上的卡,道:“阿錦,我們知道你有錢,可你也不必這麽晃人眼吧?你這樣我們都沒辦法找男人了。”


那一整套的限量版高定包阿錦當然沒有隨身帶來,她隻帶了定製禮品卡和gc的特助名品給了趙蔓兒。


阿錦笑了出來,道:“隻要你肯點頭,想送你的肯定排著隊過來。”


趙蔓兒“切”一聲,搖了搖頭,道:“你不懂的。送得起的人有很多,但真心實意,隻不過是因為你喜歡所以就肯隨手送的人少,再要有你這樣的顏和有趣,去哪裏找,你簡直會把我們慣壞。”


曾紋一直摸著手上的畫卷沒出聲,此時也笑道:“我相信這一輩子我也找不到一個男人隨手就送我一幅曾銘的真跡了。阿錦,你這個樣子,我們真擔心你會被人騙了。”


阿錦笑了笑,道:“寶劍贈美人,在你手裏才有它的價值。”


說完她又道,“我接著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在京市,基金會的事情才剛開始,你有空的話就一起幫忙吧,這事情我已經跟戚越說了,戚越很能幹,但她始終不是這個圈子裏的,很多專業的東西她不知道。”


曾紋應下,不過又道:“你幹嘛說的好像你去了京市就不回來似的?那個機會是不錯,但也就半個月的時間吧?你參加完回來就好了,千萬別想不開留在那邊不回來了。”


不過她說到這裏也覺得不可能,陸延可是在南城。


除非陸延打算去京市定居……這樣她應該會把基金會的總部也定在京市才對。


曾紋搖了搖頭,覺得自己想得也太遠了些。


她道:“反正你記得回來就好,我導師說了,他有一個項目想請你做特聘專家,他前幾天就跟我說想讓我約你見見你的,誰知道你會突然有項目要去京市。”


阿錦笑道:“我也很想見見賀老,這次實在是太遺憾了。”


既然要走,就不要見了。


幾個人聊著天,趙蔓兒突然道:“你知道嗎?雲心恵閃婚了。”


這個阿錦還真是不知道。


這幾天她一直在糾結著自己的事情,而且雲家破產,雲伯淮入獄,雲家欠下那麽多債務,再加上陳家人的糾纏,雲家其他人是不可能會好了,所以她早就沒關注雲家的事情了。


她道:“和誰?”


“和與新建築的老板丘大新,聽說還是她媽牽線搭橋的,為了償還雲家欠下的債務。我是真的不理解,不過也就是幾千萬的債,


雲心恵也算是當紅的明星了,這次發生了這樣的事,隻要她的公關處理得當,努力多一些戲,那些債很容易就能還清了,何必就要嫁給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趙蔓兒道。


與新建築的老板丘大新啊。


這個名字她好像聽過啊,她仔細想想,終於想起來是在哪裏聽過,不,是見過。


是在她還沒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在那本書上看到的。


雲家資金陷入困局,雲錦的繼母陳秀宜就設了騙局,想把雲錦送給送給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以換取那老頭子幫助雲家解決資金問題,結果雲錦卻不願被人糟蹋,直接從二十幾樓的窗戶跳了下去,當場身亡。


那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好像就是姓丘。


這事情可真諷刺啊。


原來沒有繼女的時候,她連親生女兒也送。


雲錦,她可以安息了吧。


***


阿錦安排了一眾的事情,當晚就上了從南城飛往京市的飛機。


隻是機票是臨時買的,隻剩下了頭等艙。


想到自己現在很可能還是記者們挖空心思想要追的八卦對象,阿錦也沒有猶豫直接就購買了頭等艙。


她登機登的比較早。


所以在進入機艙的時候發現裏麵隻有她一個,並沒有其他人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奇怪。


隻是當廣播播著飛機即將起飛,但機艙裏麵仍是沒有其他人的時候,就算她比較遲鈍,也覺得有些不對了。


她轉頭往四周看了看,總覺得有些詭異。


“在看什麽?”


一個聲音在她身後問道。


阿錦聽到這個聲音就是一愣,她愕然地轉頭看過去,就看到了陸延。


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眨了眨眼,卻真的是他。


這種情況她應該驚喜吧,感動吧,可是陸延此時臉上的表情可一點兒也讓人驚喜和感動不起來。


他此刻表情上的譏誚,嘲諷,還有一貫的高高在上實在是讓人看了就討厭啊。


阿錦看著他不出聲。


直到他坐到了她身邊,她才開口問道:“你怎麽過來了?”


陸延淡淡道:“不是有人邀請我過來,說想讓我看她以前工作時候的樣子嗎?”


阿錦眨眨眼,道:“那個,我不是沒有那麽重要,甚至,這段時間我們之間的事情,都是你想抹殺的記憶嗎?”


“就算要抹殺,我也要先弄清楚跟我同床共枕的那個人是個什麽東西。”


阿錦:……


這個人說話真的好敗壞氣氛啊。


阿錦氣不過,也因為他的突然出現,心裏原來空了一大截的那部分突然滿了起來,底氣也跟著足了起來。


管他是不是還是一張閻王臉。


她道:“你這樣執著,我覺得還是不要知道的為好,我怕你知道後,以後都不能再交女朋友了,因為會有心理陰影。”


“所以你反複跟我說,你很醜,就算為了讓我有心理陰影,以後都不能再有其他女人了嗎?”


他輕飄飄道,“如果你的目的是這個的話,還不如留下來,你留下來,我自然不會再有其他的女人。”


阿錦猛地轉頭看向他,可是眼睛剛對上他的眼神,眼前就已經一黑,是他的手蒙上了她的眼睛,接著她便已經落入了他的懷中。


***


三日後,京郊明公主墓。


陸延也跟著考古隊一起去了古墓。


阿錦根本就沒有問他,為什麽他可以進來,這幾乎是不需要問的問題。


反正好像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阿錦拿著蘇城給她發的墓室地圖,兩人避開了考古隊的人,一起轉入了一個小小的側口,往裏走了進去。


通道狹小漆黑又漫長。


阿錦的手被陸延攥著,忍不住嘀咕道:“這是什麽鬼地方,如果你沒有在的話,我估計也不敢過去。”


陸延側頭看了她一眼,道:“我也沒想到我會跟著你來這種鬼地方。”


阿錦聽他這麽說,想到他以前在自己的度假村裏麵,遊個泳還要帶好幾個保鏢的情形,忍不住就抿嘴笑了笑。


陸延輕哼了聲。


他忍著才沒說什麽打擊她的話,他現在實在見不得她得意的樣子,她一得意他就想一巴掌拍過去。


兩人繞著狹長的通道繞了很久,才走到了圖中標識的墓室。


隻是再沒想到,他們一轉彎過去,還未進入墓室,就看到了裏麵透出來的白光。


阿錦嚇了一跳,忍不住就忘陸延身上靠了靠,抓著他的手也緊了緊。


陸延嗤笑一聲,道:“你不是跟我說經常跟著考古隊參加墓室的文物開挖的工作嗎?你這個樣子,以後還是不要再做這種工作了吧。”


阿錦切一聲,但身子卻靠他靠得更緊了些,她已經習慣了他的毒舌。


但陸延剛剛這句話卻不僅僅是毒舌,而是他真的這麽打算的。


她要做喜歡的事情,基金會也好,修複古書畫也好,這些他都可以支持她,但開挖古墓這種,以後是絕對碰都不讓她碰了。


誰知道去了還回不回得來。


這幾天的折磨將來他可是一點也不想再受了。


陸延握著阿錦的手進入了墓室。


進去之後,阿錦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對著墓室石壁的蘇城。


聽到他們進來的動靜,蘇城轉了身過來,他眼中看到阿錦的光芒在下一眼看到陸延時就黯淡了下來,再垂眼看到他們兩人緊握的手,扯了扯嘴角,苦笑了一下,道:“你已經作好決定了?”


阿錦看到他這個樣子難得良心發現,不忍了下。


要知道過去二十年,不,其實是十幾年,從蘇城做了她的大哥以來,她屢屢違逆他的意思,兩人冷戰冷到河川結冰,她也從來沒對他不忍過。


她幹巴巴道:“大哥,你怎麽還沒走?”


蘇城笑了一下,道:“其實你那時候跟我那樣說我就知道你走不了了,但到底還是不死心,想在這裏等著看看。”


“我……”阿錦語塞。


不管兩人怎麽不對付,阿錦也不得不承認,蘇城是最了解她的那個人。


蘇城也沒想等來阿錦什麽話,沒理會她語塞的樣子,轉而問道:“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了嗎?”


“差,差不多吧。”


阿錦略有些心虛地道,想想又補充了句,“他不知道我以前長什麽樣,他以為我是個醜八怪。”


雖然她也不知道說這句話有什麽意思,大概是為了轉移重點,避重就輕吧。


蘇城聽了阿錦這話麵色有點古怪。


他轉頭看向了陸延,道:“你能沒有一絲芥蒂地接受這件事情嗎?接受跟你在一起的這個女人其實是另一個人,你甚至不知道她長什麽樣。”


陸延很不想理會他,但想到這個人是阿錦的大哥,很快就要永遠地消失不見,他忍了。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