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體版
關燈
護眼
第66節
加入書架返回目錄查看書架

一個妹控別扭怪!


薛芩默默歎了口氣,“你喜歡妹妹就抱抱她,別老是凶她知道嗎?你看——”


她給傅辰悄悄指了一下正在抹眼淚的傅星,“妹妹又哭鼻子了,你當哥哥的喜歡妹妹也不能用這種方式呀。”


傅辰的嘴翹地老高,顯然是被媽媽教育以後的不舒服,但是眼神卻是悄悄地飄向了在傅子洋懷裏擦眼淚的小姑娘。


隨後薛芩才聽到傅辰細若蚊吟的一聲:“我知道了......”


“我去道歉......”


薛芩揉了揉他的頭發,彎著眉眼:“乖。”


傅子洋和薛芩交換了個眼神,就知道已經跟兩個小朋友說清楚了,傅星還有些扭捏,而傅辰則是快步跑出去,一把緊緊地抱住她。


“對不起,我不該凶你的。”


傅星這下突然更委屈了,眼淚啪嗒地往下掉,但是因為又覺得有點開心,小姑娘一邊落淚還在一邊“咯咯”地笑,肉嘟嘟的小手攥著傅辰的衣服。


“我給你唱首歌吧!”傅辰見傅星還在哭,也有些手足無措,隻能出此下策。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


傅子洋和薛芩本來在一邊“看戲”,順便交流一下剛才自家閨女和兒子到底是怎麽想的,突然聽到傅辰唱起歌來。


薛芩感覺自己的麵部抽搐了一下,太陽穴猛地跳了跳,她撫著額。


“傅子洋。”


“你兒子唱歌真的太難聽了。”


傅星沒有哭得更大聲,已經是很給傅辰麵子了。


傅子洋非常淡定,似乎已經習慣了自家兒子這死亡歌聲,接了句:“也是你兒子。”


薛芩無法反駁,回頭橫了他一眼。


“堂堂影帝,是怎麽生出這種五音不全的兒子的?”


“因為我是演戲的。”他頓了頓,“不負責唱歌。”


-


傅子洋在玩雪的時候,從來都不會對自家孩子手軟,仿佛傅星和傅辰都是外麵撿來的。


傅星的小手隻能抓起一小塊雪,散著往傅子洋身上丟,隻能灑出一點雪,別說痛了,完全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往對方身上丟雪球是回合製,輪到傅子洋的時候,他捏了很大一塊雪球,“嘭——”地一下,毫不留情地往小姑娘身上蓋過去。


傅星被傅子洋這一大塊雪球嚇到,一屁股就坐到了雪地裏,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完全沒反應過來。


傅子洋連拉都沒拉她一下,揚眉問了句:“還來嗎?”


薛芩:.......


傅星倔強地爬起來,準備再抓一塊雪往傅子洋身上砸的時候,身邊突然滑過一塊大些的雪球,“嘭”的砸在傅子洋身上。


傅辰在傅星後麵輕哼,十分不服氣:“爸爸!你欺負妹妹算什麽男人!”


薛芩在旁邊笑得前仰後翻的,接了一句:“問你呢?”


傅子洋拍了拍身上的雪,回身先對傅辰說了句:“你跟妹妹堆會兒雪人。”


然後邁步走到薛芩這邊,停在她麵前,距離很近的位置,突然伸手把她拉進自己懷裏,低了些頭,明顯溫熱的吐息在耳邊繞了一圈。


“我算什麽男人?”


“這話好像應該問你——?”


薛芩伸手,越過外套竄進裏麵的衣服,狠狠的捏了他一下,依舊是不肯讓他半分。


“哦?”


“你今晚就可以試試。”他低聲說到。


這一家子一起出行本來就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市中心的公園這個時候有很多人,不出兩個小時。


各大媒體的報道上都寫著。


【兩個大人在這邊摟摟抱抱,兩個小孩子在旁邊寂寞堆雪人。】


已經不是第一次有這樣的報道了,網友都已經見怪不怪,甚至摸透了傅子洋和薛芩帶孩子的方式。


傅子洋和薛芩,在當年突然爆料出已經隱婚的時候,有人看好也有人不看好,但是時間總是可以證明一切。


在這些年來,傅子洋的所有活動、影視作品一定都會有薛芩的名字,作為他身邊最為有力的一個人存在。


當年,《臥底》這部電視劇播出後,一舉拿下了多個大獎。


甚至服裝和造型設計也是當年的最佳服裝造型。


時間慢慢流逝,傅子洋和薛芩終於還是帶了寶寶,傅子洋是怎麽寵著薛芩的大家有目共睹,所以大家都以為傅子洋寵孩子一定也是同樣的方式。


萬萬沒想到的是——


這個人對自己的孩子真的不會手下留情。


有人問過傅子洋關於這件事的問題,傅子洋的回答是:“如果生孩子不是為了玩,那麽就毫無意義。”


所以大家每次都在既羨慕傅子洋家的孩子,又覺得當傅子洋家的孩子太慘了兩個想法中瘋狂徘徊。


不過——


總歸還是幸福的。


-


傅星和傅辰堆完雪人,去找傅子洋和薛芩邀功的時候,傅星突然問了一句:“為什麽爸爸媽媽那麽愛堆雪人啊?”


薛芩脫口而出:“你爸爸愛堆。”


傅子洋抿著唇偷笑,低吟:“是嗎?”


薛芩看了他一眼,不服氣:“當年你自己怎麽說的心裏沒點數了嗎?”


傅子洋輕聲笑了笑,卻沒有否認。


當年...


因為薛芩不好意思承認自己愛堆雪人,他隻能說自己喜歡來滿足她這個願望,後來也沒有解釋過,這麽多年以來她其實早就看透了傅子洋原本就不喜歡堆雪人。


傅子洋伸手攬過她的腰,跟她咬耳朵:“是,是我喜歡。”


即使以前不喜歡,現在也喜歡。


因為她想做的事情,她喜歡的事情,就是他喜歡的事。


傅星認真地點著頭,給傅子洋指了指剛剛和傅辰一起堆得雪人,“那以後,小星星和哥哥每年都會陪爸爸堆雪人的。”


小姑娘眼睛彎成月牙,衝過來抱著薛芩的腿,蹭了蹭。


“當然還有媽媽!”


薛芩低聲笑著,她果然還是......


最喜歡星辰了。


不管是天上的,還是眼前的。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