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體版
關燈
護眼
第56節
加入書架返回目錄查看書架

柳翰明笑著道,“不撐就好,”


幾個人在原地休息了一會兒,便開始趕路。


馬蹄飛揚,揚起了塵土,快馬加鞭,幾個人在半夜的時候,終於到了川離國的邊境了,眾人可算是鬆了一口氣。


在邊陲小鎮上,住進了一間客棧,洗漱一番,就早早就睡下了。


翌日清晨,用了早點之後,閔修就提出了分道揚鑣的意思。


他想帶著卿若公主隱姓埋名,去一個沒有認識的人,重新開始!


閔緋欣賞同意,“既然如此,你們就去吧,不過,你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給我們來一封信,知道嗎?”


卿若公主點點頭,“你放心吧,我們會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隻能祝您們一路順風!”魏學洢笑著道,“希望到時候相見,我就有表弟表妹了!”


閔修神情地看了一眼卿若公主,隨後便道,“會有的!”


幾個人牽著馬目送著閔修帶著卿若公主離去,魏學洢心中略微有些不放心,柳翰明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們二人分別十多年,現在真是要好好享受二人時光的時候,也不希望有人打擾她們,”


“是呀,”閔緋看了一眼崔昌林,崔昌林便道,“我們也暫時不回京了!”


魏學洢忙:問道:“父親你和娘親不與我們同路嗎?”


閔緋走了過去抱住了自己的女兒,“看見你長大成人,現在也有了自己的歸宿,娘很高興,真的很為你們高興,我們打算在外遊玩一個月,然後再回京!”


閔緋雖然很想和女兒在一起,可是現在她最想的就是和崔昌林在一起。


到了最後,隻剩下了柳翰明和魏學洢兩個人了,柳翰明抱著魏學洢,“你放心吧,我讓暗影衛暗中保護他們,不會有事的!”


魏學洢無奈道:“好吧!”


相對於魏學洢的失落,柳翰明卻是萬分高興,“真好,我們兩個人也一起去到處遊玩,慢悠悠的會京城去!”


魏學洢卻有點兒猶豫,“我們才新婚沒有多久,就到處轉悠不著家,會不會不太好?”


“我就沒有怎麽在京城呆過,就算是回到京城也是小住幾日而已,父王母妃他們都已經習慣了,”柳翰明道,“正好我帶你去一趟百醫穀,拜見外公,順便讓你看一看百醫穀的美好精致!”


於是乎這兩個人攜手遊玩,最後還是因為得知了魏殷伊高中榜眼,這才回到京城去。


回到了京城,柳翰明沒有帶著人回靖王府,而是先去了魏府,到的時候,正好一家人準備吃飯,看見了女兒女婿安然無恙回來了,魏父魏母無比的高興,魏父笑嗬嗬的說道:“學洢你可算是回來了,你要是再不回來,你娘可要把你爹我的耳朵都念起繭子來了!”


“淨瞎說,我哪兒有!”魏母白了一眼魏夋,然後仔細的看著魏學洢,發現女兒臉色紅潤,眉開眼笑的,也就放心了,“對了,崔大人和崔夫人什麽時候回來?沒有跟著你們一起回來嗎?”


“父親和母親多年未見,所以現在想多相處一段時日,不過想來也不會太晚回來,畢竟父親還是川離國的禮部尚書不是?”魏學洢發現今天阿姐不在,便問道,“阿姐呢?聽翰明說,劉羌已經向家裏提親了?阿姐是什麽意思?”


“確有此事,不過這事不著急答應,我們好歹得多觀察觀察,”畢竟魏雪芙前麵的一段姻緣就給她帶來那麽多的痛苦,所以這一次就要更加慎重。


“這個是要的,”魏學洢點點頭。


魏學洢笑盈盈的說道,“阿娘,你知道嗎?這一趟出去玩,翰明帶著我去了好多的地方,看過雲海,日出日落,舟奇山大瀑布,爬過高山,……好多天下名勝,這一趟雖然匆忙,可是感覺過得很不錯!”


“你還真是好福氣,”魏母也是為女兒高興,自古以來,女子都是足不出戶,有的更是連家門都沒有踏出去過,而自己的女兒嫁給了柳翰明之後,他竟然有心帶著學洢出去走走看看,著實是難得。


高興的魏母親親自下廚做了好多柳翰明愛吃的飯菜,魏學洢喜歡吃的隻有一個!


魏學洢看了一眼跟著魏父喝酒的柳翰明,魏殷伊給魏學洢夾了她愛吃的菜,“吃飯吧!”


在吃完飯之後,魏父得知了兩個人還沒有回靖王府,便直接趕人回去了。


被趕出門的魏學洢看著魏家的大門,不敢致信的問道:“我爹還真的把我們趕出來了?”


“好了,吃飽了肚子了,也不在意有沒有被趕出來!”柳翰明牽著魏學洢的手,一起走在街道上,


京城的街道依舊是人來人往的,非常熱鬧,魏學洢突然想到了一點,“翰明,你說我開一個刺繡的教坊如何?我在我舅舅那裏得來了不少有關刺繡的書籍,裏麵有不少的織布、刺繡、裁縫的技巧,若是我自己一個人會這些,豈不是太浪費了,我想讓更多的人學到這些技巧,而且還有一些真的很實用,若是老百姓能學會這些實用的技巧,也許之後老百姓就不會那麽缺衣了!”


“這個卻是不錯,”柳翰明想了想,隨後點點頭,“我的學洢還真的是聰明!”


魏學洢揚揚眉,“那可不,而且過些時候母親就回京了,到時候也可以搭把手,還有姝娘,”


“那我們回去琢磨琢磨!”


二人離開京城已經有些時日了,魏學洢本來以為回到了靖王府,怎麽著了王爺王妃還有柳妃都會詢問一下,結果他們都沒有問,看出了魏學洢臉上的不解,柳妃便笑著道,“在你嫁到府中之前,翰明可是一年到頭在家都沒有幾天,我們都已經習慣了,而是現在有你陪著他身邊,我們就不用惦記著他了,也放心了!”


回到了茗景苑之後,魏學洢就迫不及待的跑去泡池子了,而柳翰明則轉身去了王爺的書房,將水越國之事告訴靖王爺。


水越國在柳翰明一行人離開的時候,就發生了宮變,原來的國主病逝,鄭王以慘痛的代價成功繼位。


靖王爺摸著自己的胡須,問道:“你說鄭王受了重傷?可以活多久?”


“蜀王爺梁恩那兒傳來的消息,隻怕鄭王活不了五年,屆時,水越國怕是又要經曆一場宮變!”柳翰明人雖然離開了水越國,可是水越國的消息卻沒有斷。


“水越國正正能夠成為一個明君的也就是蜀王爺了,可是他卻誌不在此!”靖王爺感歎了一聲,“皇位變換,鄭王暴戾非常,與我們川離國怕是也無法和平共處!”


靖王爺感歎完了之後,便問道:“今年過年不走了吧?好歹這是你娶媳婦的第一個年頭,怎麽也得過個安安穩穩的年吧!”


“這個是自然!”柳翰明點點頭,“對了,父王,學洢想開一個教坊,想教授從水越國那裏學來的織布和刺繡的技巧!”


靖王聞言特別的讚賞,“這個好呀,我們川離在這一方麵卻是比其它的國弱了不少,”


“還有這個,”柳翰明從懷中取出了一本書,“這裏麵記載了一種新的布料,就是秋麻,這是學洢的舅舅送給學洢的見麵禮,是閔家的傳家之寶,水越國百姓不缺衣物,所以這個一直被擱置了,但是我們川離國不一樣,天中還有無數百姓,在挨餓受凍著,這個秋麻製作成的衣服可以禦寒卻耐磨!”


靖王拿過書來仔細的看著,頭也不抬的問道:“這個也是學洢讓你獻的?”


“是的!”


靖王瞅了一眼自家兒子,“還是你媳婦有覺悟,”將書扔回給柳翰明,“你自己遞給皇上!”


柳翰明將書本遞給了皇帝,皇帝讓人拿了去研究了,最後得出來了結論,這個秋麻極其容易種植,而且製成的衣服雖然看著粗糙,但是禦寒極好,皇帝當即就讓人大麵積種植,讓各地官員教授百姓種植及如何製衣,此事就交由魏夋管理。


也因為此時,太後對魏學洢特別的滿意,召見了之後,便在皇帝跟前給她要了一個誥命!


柳翰明被封為郡王,而魏學洢卻得到了一品繡妃的稱號,與此同時,魏學洢的教坊也已經選好地方,正在籌建。


這個郡王也是基於柳翰明這些年來治病救人的功勞上,那裏有比較大的疾病時或者疫病時,柳翰明都是去,他雖然年輕,可是醫術著實是了得,所以皇帝這才會下這個旨意。


在過年前的時候,崔昌林與愛妻閔緋終於回到了京城,得知女兒要開一個教坊,閔緋當仁不讓幫忙,母女二人致力於織繡的發展。


不過幾年的功夫,整個京城的織繡行業得到了快速的發展,魏學洢也算是有些成就了。


柳翰明從愛妻這邊得到了啟發,特意建立了一個醫教坊,集醫術高超的人士,廣收醫徒……


不過幾年功夫,柳翰明夫妻二人的名聲便傳遍天下,也讓世人受益匪淺……


全文完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