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體版
關燈
護眼
第72節
加入書架返回目錄查看書架

因為自卑,所以他隻敢遠遠的看著;因為自卑,在被發現後隻能匆忙離開;因為自卑,甘願放手。


不過,究竟是不是這三個原因,就要等時間來證明了。


至於他離開冥司後去了哪裏,也是無人知曉,但不管如何,他也是一個強大的存在,隻希望他離開後,也能遇到一個讓他安定下來的女子,而不是一直活在過去的陰影中。


五天後,寧無帶回來了和九重天以及離恨天宮商議的最後結果,他們同意放兀出來,原因是即便現在封印著倉和兀,但隨著侵天秘境的不斷強大,他們必定也跟著強大,總有一天還是會突破封印的,倒不如趁著兀現在還是一張白紙將他放出,然後培養成為同一陣營的人,即便將來倉再現世也有對手克製。


不得不說,養成是目前最好的辦法,兀本性純善,無人教導之時都能做到不害人不傷人,如果教導有方,必定能成一個辯是非曲直的神仙。


“所以,我們要有一個不是我們孩子的孩子了?”她幽幽的問寧折。


寧折也幽幽的回道:“不僅如此,他還會是這世間唯一一個和他父親共生過的孩子。”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不由都笑了起來,在經曆過這麽多事之後,眼下的這個結局無疑是最好的結局,雖然荒誕了一些,但從另一個方麵想也是有趣。


“那你希望是兒子還是女兒?”她又問道。


他不假思索的回道:“我希望是兒子,因為這樣我就可以毫不客氣的揍他了,你呢?”


她想了想:“我倒是希望順其自然。”


“好,那就順其自然。”寧折貼近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她躲了躲:“今天不行,我答應了阿元阿芷要和他們睡的。”


他依舊眼神濛濛的看著她:“那你就讓我抱一會兒,我絕不做別的。”


她想著,抱一會兒也沒什麽,於是就答應了。


當第二天早上她渾身散架般的醒來時,才知俗話說的對:男人說話若算數,母豬也會爬上樹。


在按照靈犀教的法子做好準備工作後,兩人便開始用鎖木之術孕育承載兀的容器,兩月後,她順利懷孕。


六個月後,靈犀的孩子生下來了,也是個女兒,冥司將阿夢的靈魂同寧凝分開,原本的身體留給寧凝,阿夢則被放進新生的孩子身體裏。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因為寧凝的緣故,阿夢並沒有完整的童年,現在算是可以從頭再來了,雖遲了幾年,但總算來了。


阿夢被分離出來的當天,靈犀和容侯就帶著她離開了冥司,離開前,孟如意大著肚子去送行。


“找到了定居的地方一定要傳信給我,等我生完這個就來看你們。”她舍不得的說道。


靈犀也是眼中泛淚:“好,你好好修養,等我消息。”


說完兩人緊緊的握著手,雖然不舍,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且不散又怎會相聚。


沒過幾天,玉煙和寧無的孩子也出生了,又是一對雙生子,在寧折寧好之前,冥司並無雙生子的先例,但可能是因為玉煙是桃仙的原因,而桃樹本就多果,且常一枝多果,所以她才會如此。


這兩個孩子的到來,給沉寂許久的冥司帶來了許多生機,也讓三界更加的穩定。


又兩個月後,孟如意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子。順其自然的情況下,他們得來了一個兒子。


因為是容器,所以即便這個孩子長的再漂亮,也是不會哭鬧的,如果沒有靈魂,那這個孩子連癡兒都算不上。


當天晚上,寧無便用他的靈魂獻祭換出了兀的靈魂,所以才出生一天的小家夥就已經開口說話了。


“不錯不錯,養的不錯,白白胖胖的,比我想的還要好。”兀對著鏡子十分滿意的說道。


鏡子旁邊,阿元和阿芷都愣愣的看著這個剛生下來就會說話的弟弟,尤其是阿芷,一會兒捏捏兀的小手,一會兒摸摸兀的臉蛋,然後還吧唧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開心道:“弟弟,我有個小弟弟。”


兀嫌棄的抹掉阿芷的口水,還把手在她身上蹭幹淨,隨後對她和阿元道:“你們兩個,以後要叫我哥哥,認真算起來,我比你們父君小不了幾天。”


他說的也不是假話,他從侵天秘境有神識以來,距如今也有七百年了,可不是和寧折同輩。


但他剛說完就被人抓著衣領突然騰空,肉乎乎的胳膊和腿亂蹬:“放我下來,勒著我了。”


抓著他的是寧折,他撥過兀的小臉,一本正經的說道:“弟弟就是弟弟,即便你意識先凝成,但你出生的晚,如今你已經在三界之中,就要遵循三界的倫常。”


兀剛剛重生,還不是寧折的對手,立刻好漢不吃眼前虧的說道:“好好好,弟弟就弟弟,你快放我下來,你勒著我喉了。”


孟如意畢竟心軟:“好了好了,快放下來吧,畢竟還是個小嬰兒,身子脆弱。”


寧折這才鬆了手,兀眼淚汪汪的就撲進孟如意懷裏:“還是娘親好。”


他這一聲,並不是偽裝,他從前說過,人類雖弱小,但他也喜歡,因為人類的親情,太溫暖了,這是他在侵天秘境漫長的歲月中從未感受過的。


所以,這一聲,也飽含了真情,讓孟如意忍不住將他小小的身軀抱在懷裏,甚至還打算給他喂奶。


“不行,讓乳母來喂。”寧折一把將兀揪出來交給宮娥,他別的可以忍,這個絕對不行。


“他之前一直是沒有性別的。”孟如意無奈道。


“那也不行,他曾經與我共生過,肯定受過我影響。”寧折一遍說著一麵讓宮娥趕緊將兀給乳母。


“受過你什麽影響,那一年裏,你是不是背著我做過對不起我的事。”孟如意板著臉問道。


他在她身邊坐下,眼神溫柔,聲音低沉:“我什麽都沒做,但……我一直在想你,誰知道那小子有沒有看到什麽不該看的。”


孟如意輕輕的握住他的手:“你答應我,以後無論發生什麽事,都一定要告訴我,我們一起去麵對。”


他用大手包住她的手,鄭重回道:“好。”


————七年後,皇都。


因為天子大婚,整個人間都是一片沸騰,尤其是皇都,更是熱鬧,百姓們喜氣洋洋,各國使者也紛紛來賀。


孟如意和寧折也準備了大禮帶著三個孩子前來慶祝,不僅是他們,綠薇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都前來。


“這兩年,可有綠薇的消息?”她問寒寂。


寒寂沉默的搖了搖頭。


“今天是阿致大喜的日子,她一定會來的。”她安慰道。


寒寂歎了一聲:“希望如此吧,如果她不來,我也不會責怪。”


“你是不是知道什麽?”她疑惑的問道。


他欲言又止一番:“我什麽都不知道。”


雖然她對寒寂並不怎麽了解,但單封畢竟是他的一條魂魄所化,所以也能通過對單封的了解推斷出他這樣說應該是知道綠薇如今的下落,隻是出於保護或者別的原因不願明說罷了。


既然他不願意多說,她自然也不會多問,隻要綠薇活著就好,因為活著就有希望。


封致的婚禮十分的盛大,除了國力的支持,北極仙府和少元殿也出了不少力,大婚的那天,朝霞萬丈,百鳥來朝,萬花齊開,幹涸之地生出綠芽,貧瘠之地結出果實,世人都知是神仙顯靈,而且是因為他們的天子而顯靈。


但綠薇,始終沒有出現。封致滿心的期待和歡喜,最後也都化成了杯中酒。


可就在他飲酒的時候,他聞到酒中的蘇合香,抬眼看去,不由驚喜的站起叫道:“娘親,父皇,洛衡爹爹。”


那一晚,宮人們看見他們神武的天子難得的露出了微笑,並且不斷對著三個空著的座椅訴說著心事,直到後半夜才去皇後的宮殿裏歇息。


但是,他們並不覺得奇怪,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看不見神仙的,他們的天子一定是在和神仙說話。


當天晚上,才七歲的兀興致勃勃的向宮娥們說著人皇婚禮的趣事:“不僅神仙去了好些,我還看見兩條特別特別大的蛇和一個長的賊漂亮的姑娘,那姑娘比你們所有人都好看,那兩條大蛇也漂亮,金光燦燦的,又溫順,那美人就坐在大蛇的頭上,特別神氣。”


孟如意和寧折聽到後立刻將他拉了過來:“你說你看見兩條大蛇和一個女子?”


兀點了點頭疑惑的問道:“怎麽,你們沒看見麽?”


“看見了,當然看見了,不過這事你以後不要再和別人說起。”她叮囑道,她和寧折其實都看不見,但兀本就與他們不同,能看見他們看不見的也不稀奇。


“為什麽?”兀不解。


“因為那是你封致哥哥的一個秘密,他不希望太多人知道。”她也不知道要怎麽解釋才好。


兀想了想:“好吧,既然是秘密,看在我和他兄弟情分上,那我就幫他保守秘密吧。”


兀活蹦亂跳的跑開後,她問寧折:“你怎麽看?”


寧折回道:“很顯然,洛衡和封宋還活著,而且和阿神綠薇有關。”


她也認同:“對,否則這世間沒有人有能力同時救下他們兩兄弟,既然他們還活著,我們也什麽都不要說了,我相信他們三人隻是想過自己寧靜的生活,也不願來這煩擾的世間的。”


寧折點了點頭:“是啊,世間煩擾多,往後的日子,就勞煩你陪著我一起了。”


她也笑看著他:“不勞煩,我願意的。”


全書完。





返回目錄